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m.ax062.com

睡着的武神 第六集 第三章

第三章 为了祖先的荣誉  「那席里、蒂金与铂琊结盟了,想不到白金邪就是铂琊!」  暗黑的夜,把西境笼罩。茵媛的感叹,令隆志的心更加不安,他本来就对此战没有信心,原以为白金邪只有五六万之众,却不料白金邪举两族兵将八万,而期中又会台拉沙族兵七万以及那席里的三万兵将,更加令人惊讶的是,白金邪竟然是原西境城主铂琊。  除了蒂金之外,铂琊和那席里都是海之眼着名的霸主,是从战争中走过来的男人。那席里也就罢了,可怕的是铂琊,虽然铂琊曾败于泸澌和芭茸,然而,被泸澌和芭茸台力击败的这个男人,不管他是失败还是胜利,都证明了他的可怕之处。这对从未参与过战争的隆志来说,无疑是致命的威胁!  在巴洛金的六大副将中,参赞、田纪、风妖、秦岭、漠九五人都是在战争中成长的一代战将,未归于巴洛金之前,每个几乎都是一方霸主,只有隆志是例外,在其他五人的眼中,隆志只是一个勾引女人的小白脸罢了。  隆志道:「自从知道白金邪是铂琊之后,我的心总不得安宁,良士被铂琊灭时,巴洛大帝令我不得发兵相助,却不知此次大帝会不会出兵相助于我?」  茵媛平静地道:「上次巴洛大帝不主张发兵支援良士,只因铂琊当时的势力并不大,而今铂琊举三族的势力攻打伊芝城。伊芝城乃是从西大陆通往南大陆的第一要塞,巴洛大帝应当知道此城的重要性。若失去此城,等于失去对拉沙甚至是对西大陆的直辖权,对他的帝位有着相当大的威胁,他必会发兵过来的。怕只怕他兵至之时,我们早已经败亡。无论如何,从兵力以及各方面来看,你都敌不过铂琊。且拉沙民众都已知铂琊光复西境城之举,虽然已经二十年了,然而拉沙的子民是不会忘记铂琊的,今铂琊举着复城之旗炽而来,伊芝城的民众也不会与之为敌,因此,此战,未战已注定败局。」  隆志担心道:「在上次的信中,我未及向大帝言明白金邪就是铂琊,这也是最近两天才知道的。昨天我才传信过去言明此事,可能赶不及。即使大帝接到我上次的信而发兵,至少也需要二十多天的时间,援军才能到达。而铂琊的大军,则会在四五天之内到达,也就是说,我必须坚守伊芝城半月之久,我所能出动的兵力至多只有八万,所面对的却是铂琊、那席里、蒂金的十八万大军,即使是巴洛大帝亲至,也不可能获胜。」  「如今的形势,只能坚守,如果能坚守半个月,则即使你败走伊芝城,也是无所谓的。若不能守住半个月的话,则要夺回伊芝城必须得举南北大陆之师。」  隆志惊道:「何以这么说?」  茵媛解释道:「铂琊进入伊芝城的范围,应该是四月初。以他压倒势的军威,他或者以为他能很快地结束这场战争,占领伊芝城,从而在我们的援军未到达之前进行准备,在我们援军到达之时,他已经有了充足的准备,便有可能进行反击。可是,如果我们把这场战争拖久,直到大帝的援军到达,彼时,铂琊军兵俱疲,且军粮不继、久攻不下而士气必降,则援军一到,就是我们转守为攻之时,那时铂琊必败。即使退一步说,我们无法坚守到援军到达,但只要守住半个月,那时我们退逃,再与前来的援军会台,重夺伊芝城也是轻而易举。铂琊,没有时间建设伊芝城,也不可能在短期内补充兵力和粮草,最终也只有失败一途。」  「也就是说,即使注定要败,也要坚守半月之久?」隆志心中升起了希望。  「嗯,如果能坚守半个月,则败亦胜。大帝当清楚,你在这一场战争中,不可能获胜的,只希望你能够在守城之战中经历战争,并且让伊芝城立于败犹不败之势。你在大帝的六个副将中,是最没有功名的一个,你也没有任何战争的经验,要树立你的威名,击败铂琊是最好的途径。一时之败,并不算败,而压倒势的胜利,才是最后的胜利。而且,要立于不败之地,伊芝城也具有这个条件。伊芝城位于西大陆的最前方,而铂琊从西大陆的中部杀至,则必须通过横跨中部与前部的西沙山脉,此山脉是海之眼着名的山脉之一,若不经已有的大道行军,企图率大军越山脉而过是不可能的,因此,铂琊大军必须得经连接西大陆前部和中部的西沙山道。只要坚守住西沙大道,铂琊便无路可进。」  隆志心下的大石略为放下,搂过茵媛,在她的额头上亲吻,叹道:「感谢上苍把你赐给我,你不但是我最爱的最美丽的妻子,还是我最可信任的和依靠的女人!你是这样的女人,美丽而又不缺乏智慧,我这辈子都疼爱你」  「如果是这样,击败铂琊之后,你把身边的女奴都赐给别人,这是我唯一的条件呃你?」茵媛皱了皱眉,美眸盯着身上的隆志,在她说话之时,隆志的胯间物事已经悄悄地滑入她湿润的蛹道,虽突然,却也很温柔,而隆志没有回答她的话,他吻住了茵媛的嘴儿,下体轻柔地在被寓里耸动……  巴洛二十年,三月二十九日,午时。  铂琊大军进入西境的西沙山脉脚下,驻军未动……  傍晚很快来临。主将营里。那席里发言道:「铂兄,隆志并不足为道,此山脉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!在平时,行过山脉唯一的通路,也需要两三天的时间,如行军,则需要更长的时间,而隆志的伏兵守着这天险,我军要突破,不但费去更长的时间,且有可能全军覆灭。」  蒂金道:「隆志的兵力不足,举整个西境城也就七八万兵力,而他为了防止西境民众的造反,定不会把全部的兵力埋伏在拉沙山脉。我估计,这一路上,他所能伏埋的兵力只有四五万之众。虽说天险难敌,然,我军近二十万之众,集中突破,定能获胜。」  苛拿摇头道:「那样太冒险了。即使获胜,我军也会损失惨重,而且,战士虽献身于战争,我们却不能拿他们的生命开玩笑的。能够保持最低的伤亡,是一场战争所必要的。」  法通道:「当初我们进攻西境之时,便想到此山脉,但要最快的征伐西境,只有这途。从其他地方绕过山脉,再转战西境的话,需要太长的时间,不但我们行军的粮草不够,且那么长的时间,巴洛金的援兵早已经在西境等待。出入这山脉也是逼不得已的,因为这是唯一的道路。即使再艰难,也必须前进,否则就只有退兵。」  拓朴双眉横飞,喝道:「夺回西境,是我等半生的愿意,岂能说退就退?即使死,也要死在征战西境的途中,我等岂是怕死之辈?」  铂琊摆摆手势,令拓朴停止发言,道:「法通,你继续说。」  法通又道:「若蒂金的情报确凿,而隆志也只把一半的兵力埋伏在西沙山脉阻挠我们,问题倒是不大。隆志并非善战之人,他一生几乎没参与任何战斗。他必然了解,以他的能力,不足以和我们抗衡,且他的兵刀明显不足。他所依赖的是巴洛金的援军,在巴洛金的援军未到之前,他必定以守为主,只希望守到援军到达。而正因如此,其军士气必降,无战意之军本不足为惧……」  「且埋伏,一般会在中段,则我们进入山道的第一天,绝不会遇到任何敌人!在此种伏埋中,敌方必然时刻提防。他们到达的时间比我们要早,经过一两天的停留,将兵必然不适应山脉的生话。最重要的是,他们认定我们黑夜不敢前进,因为白天行军对我们更有利。在这种思想的导引下,他们必定选择让大部分的将兵在白日休息,而晚上大部分的将士彻夜守候。退一步讲,即使他们还是在黑夜休息,但在此种寒冷天气,岂能入睡?而白日晒着太阳,天气暖和,最易入睡。此种颠倒黑白,不是一时能适应的,将士们的疲倦比往常要翻几倍。」  「我初步估计,他们会提前一天埋伏。至明日,我们进入山道,行军一天,他们必然以为我们会趁夜攻袭。因敌军白天不得休息,且我们大军逼近,虽说黑夜行军对我们极为不利,但为了以防万一,他们还是得拔大部分的将兵值夜。我们却按兵不动,原地措帐休息,至天明,发动突袭,其兵将经一天一夜未唾,且几天的劳累,战斗力未及平时的一半,哪怕他们凭着天险,也是图劳无功。」  众将听法通说完,觉得有理,心下也大安。苛羽道:「即使是这样,他们埋伏在暗处的弓箭手以及高处的滚石,对我们都致命的,行兵不似独闯,大批的军兵进入秧道,是无法躲避的。」  骞卢习惯性地针对苛羽道:「躲不是勇者的风格,身为塔斯战神的崇拜者,我骞卢岂会躲他们区区几根弓箭和几颢石头?」  苛羽怒瞪了他一眼,叱道:「你别在我面前提什么塔斯战神,充其量他只是一匹色狼!」  「你敢侮辱我的信仰?」骞卢虽降了苛羽,可是降了之后跟了风长明,而风长明是铂琊的儿子,因此他也不惧于苛羽了,塔斯也许真的是好色的男人,可就是他所崇拜之神Ⅱ阿!  铂琊不耐烦地道:「骞卢,你别吵,跟女人吵,难道就是你的信仰吗?」  骞卢老红淡红,尴尬地道:「不是塔斯战神只征服女人,没必要和女人吵嘴。」  帐内三个女人怒盯着他,除了蒂檬和苛羽之外,宁馨也跟来了。那席里本来不同意她跟随行军的,可她一定要跟随,问她为何,她又说不出个理由,最后还是蒂檬从中帮忙宁馨说话,才让宁馨跟随。  苛拿道:「要实施突袭,必须注重速度,而速度最快的就是骑兵!就由我,先率领苛铬族的骑兵作前锋,引出敌军,而后由党刑领营格米的刀兵跟上……」「喂,我的斧头兵的速度也不慢,为何不让我打头阵?」骞卢打断苛拿的话。  苛拿晒道:「你的斧头兵速度太慢,若在空旷的平原战斗还好,在狭窄的山道,斧头还没抡起来就死得七七八八了,你给我安静点!」  骞卢知道强辩无用,继续听苛拿道:「若在黎明前发攻袭击,则趁黑夜,以火箭射之,敌方所埋伏之处乃林草之地,近来天晴,山火易燃,敌军则乱,我军少量骑兵突入,引高处滚石落下,并把埋伏的弓箭手引出来,继而后批骑兵冲出,冲过敌方埋伏区,敌军为了防止我军冲出埋伏区之后进行两头夹击,必然会尽全力阻止,举全军与我骑兵厮杀。而骑兵之后,党刑率营格米的刀兵跟至,营格米的刀兵在速度上以及在武技上都有一定的水准,可以往山道两旁杀上去我后军汹涌而至,敌方之兵将必惧,无心恋战,则天险不足以凭了。虽如此,但我军的伤亡惨重是在所难免的,这也是如今唯一的办法了。没有别路可行!」  法通叹息道:「的确只好如此了。」  「说来说去,还是硬拼,嘿嘿!」拓朴笑道,举杯喝喊「来,喝酒,隆志小儿,怕他个鸟!」  铂琊也开怀道:「既然诸事议定,剩下的时间就喝酒吧!」  蒂檬站了起来,道:「我们不喝酒,你们喝吧!」她和宁馨、苛羽出了营帐,骞卢立即放马后炮「只有塔斯战神所引领的男儿才懂得喝酒,女人,只懂得喂奶哈哈,干,干!」  「铂琊驻扎在西沙山脉脚下,必在天明进入山道。我原想在山道后段埋伏,而铂琊绝不会认为我会在后段埋伏因此我便衬他的意。当他们认为我们在中段的埋伏果然在他们的意料之中,则在他们心里上便会造成一种『假设的成立』,他们会按照这种假设行军。」  「伊芝城原是铂琊世代之城,民众们都会向着铂琊,而铂琊当也懂得这点。他们会断定,我们为了防止城中民众倒造反,绝不敢把全部的兵力调往西沙山道。他们会凭着压倒势的兵力,冲破中段的埋伏。然而,他们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」  铂琊到达西沙山脉的同一晚,茵媛仍然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让隆志疼爱,此翻话,便是她在造爱中,对隆志说的。  两人同个方向侧躺着,隆志从背后搂住茵媛,胯间硬物在她的穴道里滑挺,听了她的话,硬物滑插进入,抵在里面不动了,在她耳边问道:「什么重要的事?」  茵媛回首,媚笑道:「吻我嘴儿,我就告诉你。」  隆志轻吻了她润红的嘴唇,她才道:「如果是你,你必会如此做,把一半的兵力留在伊芝城里,而调一半的兵力埋伏在山道中段。但是,我不是你!他们忽略的重要的事情,就是你的女人。某种程度上讲,女人的冒险精神要比男人强得多!我就是一个喜欢冒险的女人,我将把七万的兵力调出,只留几千兵守着伊芝城。不但这样,在中段的埋伏我只分一万多兵,而把六万大军埋伏在前段。如此,当他们冲过中段,以为一切结束之时,我们在前段进行突袭,即使他们兵强马壮,也必须后退,而在他们后退之时,我们乘势追击,定叫他们折兵损将无数。」  「但是,追击的任务只能是把他们赶出山道前段,待他们退出山道前段,便急忙收兵,否则我们的追兵就有去无回了。」茵媛最后强调道。  隆志的臀部耸动,让自己的硬物继续在茵媛的湿道里游动,他道:「既然他们败退,为何不能长追?」  茵媛娇吟道:「嗯……快些……唔喔,就这样……铂琊既已突破后段和中段,则在中段必有所准备,我们若追入中段,便会反中他们的埋伏,如此,你明白了吗?」  隆志终于释怀,心上高兴,下体动作得更加卖力,笑道:「原来如此,这么简单我怎么就想不到呢?」  茵媛继续道:「在前段遇到我们的伏兵的突击之后,铂琊的兵力必损失大半,而由此他们也清楚我们已经把全部的兵力调到了西沙山道,他们就得重新布置,至少需要三四天时间,这样,双方便进入僵持状态。这只对我们有利,拖得越久,铂琊便越难攻破,而我们埋伏在山道的大批兵力,又使得他们一时不敢前进,到最后,他们只得强硬突进,因为等待对他们来说只有失败。我们再给予他们一次迎头痛击,即使最后我们失败,他们也损伤得七七八八了,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。」  「可是,他们会强行突进吗?」  「铂琊没得选择,如果这次他无法取回他的西境,则他这辈子都不能重回西境。他背负着失城的耻辱,今要夺回,必怀着与城共亡之心。他老了,老人都想家的,他也话不久了,他唯一的心愿就是夺回西境城。哪怕为此而死,也会为了祖先的荣耀,殊死一战!」  隆志开怀地道:「铂琊以为我令他无所惧,却不了解我有这样的一个妻子。」  「他怎么能了解?据传,铂琊一生都轻视女人,然而他却是被女人打败的。当初泸澌和芭茸大军进攻西境之时,最终的主将便是芭丝帝后,归根结底,他是被芭丝打败的。」  隆志边耸动臀部,一边笑道:「如今他即将被你打败,而我,待会也会被你打败」  「喔嗯」茵媛动情的呻吟飘荡整个厢房,飘掠过窗帘的缝、散失在泸泾所无法了解的花园的一角……  巴洛二十年四月一日黎明时分,铂琊的骑兵突入西沙山道中段,遇隆志伏兵,损兵近两万,最终突破中段防线,继而前进,在第二日的黎明进入西沙山道后段,正待驻扎休息,不料隆志四五万伏兵发动攻袭,滚石如雨、箭如狂风,铂琊军阵脚大乱,满山遍野的惨呼、血铺山道。  铂琊军无法继续前进,败退而回,彼时隆志军追击至中段时忽然返回,铂琊军只得驻军中段,两军进入僵持状态。其时,四月二日黄昏,残阳斜照,满山见血。  傍晚,铂琊聚将议事,骞卢和拓朴主张强攻,而法通等人却否决了这个主张,这两个粗鲁老汉因了今日的惨败而愤怒,当场大骂,骂过之后像泄气的气球缩着头不管众人在谈什么,只在心里想着杀敌一个痛快!  法通等人主张暂时驻兵不前,待重整之后再发动总攻,其实这并无胜算,但到了此地步,他们也是以死的决心,绝不退怯的。以现在的情形看来,他们都了解,要突破西沙山道后段(以西境城的立场来说是西沙山道前段)是完全能够的,只是那样要付出比敌方更大的代价。可是,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在这半生的希望即将达成之时,这一群老将,都是坚决不退的。  他们的即将老死的身体,却有着水不老死的灵魂……那就是对西境的执着!  茵媛也了解此点,才会选择以守为止,至守不住之时弃城而逃……  正如茵媛所预料的,铂琊大军在后来的三天没有任何的动作,至第四天也即四月六日,铂琊不顾一切发动攻袭,双方军队在西沙山道里进行攻守战,隆志以五万之兵抵抗铂琊的十五万大军,此战各有进退,双方在山道上恶战了两天两夜,隆志兵败而退,损兵三万多,铂琊虽获胜,但兵数从十五万之多隆至十万人数,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  隆志的败兵退回伊芝城,台伊芝城的兵力,勉强四万之众,然而铂琊虽冲过西沙山脉进入西境城管辖的范围,但距离西境主城还必须经一天一夜的行军,要攻陷西境,或者需要更长的时间……  刚入西境,无法乘胜而追,虽说西沙山脉的天险已过,可谁也不知道前路有没有隆志埋伏的军队,在此种兵将疲惫之时,继续追击敌方败兵是极为不智的,铂琊选择就地扎营,从中补充军需用品,令他感到安慰的是,西境果然没有把他遗忘,附近的民众都愿意献上他们的心意,粮草各方面多多少少得到一些补给。  点兵之后,回报到铂琊的比较确凿的数据是,此战死亡兵将近四万,伤残之兵也有三四万,能够在短时间内继续战斗的兵将只有七八万……  伊芝府里。隆志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了,他对他的军师妻子道:「媛,这次铂琊起不了什么风浪了,还有可能不需要援军,我们也能把他们打败。别以为我隆志真的不会打仗,只是我生得晚几年而已。」  彼时,茵媛与隆志走到花园,她手里捏着一朵花蕾,她道:「你看到这花蕾了吗?它或许以为自己能够长成美丽的盛开的花朵,可是却因它太美丽了,才会夭折在花蕾时期。志,你就像这朵花一样,而这场战争里,你只处于花蕾时期,如果太骄傲了,你的命运只有夭折一途了。铂琊的能够战斗的兵力还有十万左右,而西境原是他世代的领土,补充各方面甚至士兵也有可能增加的。且来自各大霸主的特种精兵,其战斗力之强,远远大些你的士兵。在没有天险所依之地,哪怕你事前做好各种埋伏,以及靠着西境的城堡的优势,你也是敌不过铂琊的大军的。在没有援军的相助之下,你只有败亡一途。这是绝对的。我曾说过,这一战,不求胜,只求能够多守几天。」  隆志刚冒头的锐气立即大跌,惭愧地道:「我太自以为是了。」  茵媛把花蕾放到鼻尖前,深吸了花蕾的芬芳,继续道:「铂琊进攻西境城堡,应该是在四天之后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,我们必须把所有的兵力集中在城堡里。他从城的背面方向行军而来,西境的后城门是守护的重点。因为他没有多少时间,他必须赶快结束战争。他即使知道我们会把绝大部分的兵刀调往后门,也会选择最快的攻袭方式的。如果他绕一个圈从城前进攻的话,会需要三天的时间,如果是城侧的话,一路上受到城墙上的射手的阻杀。所以,他定会集中攻陷后门,而我们也把兵力全部调到后门,如此,在城后的战斗便会有所坚持,照我的估计,至少可以坚持两三天。这样,就可以把这场战争拖到四月中旬,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。」  隆志恍然道:「这样我们就是虽败犹胜了?」茵媛盈盈一笑,亲吻手中的花蕾,平静地道:「你本来就立于不败之地!」  战争的趋势,几乎按茵媛的预言发展。四月十号,铂琊从城背进攻,与隆志的主力开战,一时不能攻入,败退。又攻如此反复,攻守之间,进行了连续的十多场战斗,双方僵持了三天,隆志军伤亡大半以上,无法再与铂琊军战斗下去。为了保存一些实力,他从正城门退军,铂琊军攻陷后城门,进入西境城里。隆志带着一万多残兵从前门败逃,至此,西境城终于回到铂琊的手里。其时为四月十四日。  然而事情还没结束。当铂琊进入他祖先的城之时,他才发觉,城中一空,居民少之又少,而且整个城的破坏程度是少见的。要知道,他们并没有隆志军在城中发生过馓烈的战斗,这毁城之举,定是隆志败走之前做的。铂琊想不到,他所夺回的城,竟然是空城,为了补充军需用品,他只得往城外求助,勉强支撑着庞大的军队。  没有庆功宴。铂琊看到这个原本属于自己的城,却变得如此败落,他的心只有悲愤。且巴洛金派出的援军也应该近了,庆功未免太早,何况根本找不到庆功所需要的物资?进入城之后,他就张罗着重修西境,虽然他知道时间或许不够,但这些是必须做的。  当晚,铂琊进入原属于他们家族的府邸……西境之珠(即伊芝府),这府邸已经换了好几次主人,从他到泸澌、从泸澌到泸泾、又从泸泾到隆志、再从隆志到他,最终回到了它的原主人名下。铂琊公告全城,把伊芝城改名为西境城,让这城回复它以前的名誉!  铂琊觉得这场战事很奇怪,但不知道奇怪之处出在哪里。这场战争,几乎都在敌人的意料之中,就连隆志的败走,也是故意为之的,在事前似乎早就做好了败走的打算。以隆志的能力,不可能做到这点的,隆志的败走,似乎并非真的败走。若是漠九田纪之类的霸军首领,做到这一点,并不足为怪,然而从未参与个战争的隆志,能够把握整个战争的节奏,使得他铂琊几经苦战、损兵折将才勉强攻下西境,这绝非隆志所能。  其中必有人相助于隆志,而西境不曾听说过有何着名的军师和将领,此能人是谁呢?  铂琊聚众将商讨之时,把这问题提了出来。  蒂金沉吟道:「这么多年,我都不曾清楚隆志身边有如此能人,会是谁呢?」  众将也沉思,骞卢突然吵着道:「我想起来了,隆志当年是充当小白脸而成事的,他勾引了泸泾的妻子茵媛,据说这茵媛不但是西境的第一美女,且是一代才女,卢泾就曾把西境交与茵媛打理,致使他前往帝都之时,兵权掌握在茵媛的手中,他从帝都逃亡,并没有回到西境,因他知道茵媛已经与奸夫隆志在西境等着他了……老实说,女人真他妈的阴险。」  苛拿道:「骞卢,你所说的是真的,还是传闻?」  「当然是真的,有哪个不知道隆志是靠脸蛋起家的?」  蒂金也道:「这事是真的,泸泾前往帝都之时,巴洛金在帝都发动叛变,而西境从泸泾离开的那天起,就把兵权交与他的妻子,而他竟然想不到他的妻子已经和隆志有着奸情,他一旦离开,西境就落入了隆志的手中。令人感叹的是,这对强大的兄弟,一个被最信任的部下背叛,一个是被女人背叛。泸泾自从在帝都逃生,便不知前往哪里了,一直没有他的消息,只是可以确定,这个强大的男人仍然话在海之眼,为了报仇,定会卷土重来的。」  铂琊叹道:「如此说,此次与我们交战的,其实不是隆志,而是一个叫茵媛的女人了?」  蒂金点点头,道:「也许是的。我们以前一直忽略她,只因她也从未参与过任何战争,如今想想,当初泸泾把西境交给她打理,也就是说,泸泾认同她的能力。泸泾消失得太久,一直不曾想起背叛了他的这个女人,唉。女人,在战争中,总是容易被忽略。」  苛羽冷言道:「你们不该忽略女人!」  骞卢恨瞪了她一眼,却又不敢言语,无论在个人武力还是其他能力上,苛羽都在他之上,且这一战就因为忽略了女人才弄成这样的,他多么的不服,也得默认了。  法通道:「现在还是商量一下以后事吧,巴洛金的援军应该也快到达了,如何应战才是最重要的。」  众将开始商讨抗敌和重建西境之事……  待一切议定,铂琊披夜踏上城楼,眺望着满天的星,心里感叹西境啊,我铂琊终于回来了!我的脚,又一次踏在你的土地之上!曾带给你的耻辱,今日终于洗去一些,你却面目全非了……  为了祖先的荣耀,我重回你的怀抱!但我还是老了,也许不能长久的守护你,然而,为了祖先的荣誉和信仰,我将不会再逃亡,不管事情变得多么可怕,我把生命交给你,西境!